不可思議的印度 ---荒謬的和諧 兩極化的印度成長的印度,是全球企業爭相卡位的熱點,奢華與赤貧、現代與古代、效率與草率,一切的對立,在印度碰撞匯集,印度的破壞式創新,更挑戰著全世界,令世人驚嘆,印度的不可思議……。..........荒謬的和諧 兩極化的印度 ..........從空中俯瞰,印度最繁忙的孟買機場,是被亞洲最龐大的達拉維貧民窟和垃圾堆團團包圍。 阿拉伯海邊的孟買,每年貢獻印度三分之一的國家稅收,半數以上的前百大企業總部基地,印度一半以上的富豪,住在跟紐約一樣貴的高級住宅。轉個頭,一千七百萬居民當中的一半,擠在孟買貧民窟。 十九歲的薩克爾就和其他十三個來自西孟加拉邦的年輕同鄉,就擠在達拉維的鐵皮屋內一間公共電話小店的三樓,和另外十戶共用一個水龍頭。白天他在十二坪大的地板上做珠繡毯子,晚上則在五顏六色的珠罐間找空隙睡覺。薩克爾每個月可以匯五百盧比(約台幣四百元)給鄉下的母親。他最大的夢想,是「開一家更大的珠繡工廠,」穿著橄欖色坦克背心的薩克爾靦腆笑說。 驚艷的成長 讓世界忘記上海 三年前就任總理的經濟學家辛格(Manmohan Singh)曾發下「讓世人忘記上海、記住孟買」的豪願。印度的確已經讓人牢牢記住。過去四年,平均經濟成長率維持八.八%的巔峰、股市成長一倍、消費力年成長率超過七%。將印度拱上金磚行列的高盛集團也估計,未來三十年內,印度將會取代日本,成為全球第三大經濟體。 印度觀光部以「不可思議的印度」(Incredible India)自我包裝,總是超乎常理的印度,在全球政經舞台上,從不讓人不意外。 前年,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大會上,印度派出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國家宣傳隊伍,斥資五百萬美元,由官員、企業領袖和十四位五星級飯店主廚組成一百五十人代表團,合演一齣「India Everywhere」的世紀大戲。 蘇黎世機場、公車、旅館、酒吧,印度無所不在,宣告「印度是世界上成長最快的自由民主國家」。 不光是塔塔(Tata)或印福思柯(Infosys)這些印度龍頭企業賣力推銷印度,就連彎腰隱身在貧民窟裡打工洗衣的印度底層勞工,也會微笑對《天下》記者說:「India shining」(印度大放光芒)。 古老的印度正用一條全新的成長走廊,翻轉自己、改變世界。從首都德里到第一大城孟買、總長一四八三公里的德里孟買工業走廊(DMIC),在日本資金的挹注下,要將印度經濟推上另一個高峰。 買屋網坐在不到六坪大的辦公室裡,老舊辦公桌上放著大陸工程董事長殷琪送的台灣高鐵模型車,負責規劃DMIC的印度前商工部次長杜阿(Ajay Dua)一抬頭,就可以看到牆上滿滿的地圖、簡報。 「這是印度有史以來第一個集中力量改善基礎建設的計劃,」留著整齊八字鬍、一頭漂亮銀髮、能說流利英語和俄語的杜阿,在自信滿滿介紹這個耗資一千億美元重大建設的同時,仍不忘詢問來客,入境時有沒有耽擱很久。 杜阿不諱言,不少投資客捧著鈔票到印度,一出機場就被迎面撲來的塵土、破碎的道路和滿街的乞丐嚇得取消投資計劃。 杜阿指出,這條成長走廊涵蓋一億七千萬人口、面積相當於一個日本,接著還要蓋地鐵、高鐵、機場、港口、電廠,最終的目的,是要讓印度就業人口成長兩倍、工業生產成長三倍、出口總值成長四倍。 巨龍的刺激 中印的世紀較量 「印度不只要當世界的辦公室,還要取代中國成為世界工廠,」擁有倫敦政經學院碩士、孟買大學博士學歷的杜阿嚴肅地說。 這是基礎建設脆弱的印度,痛定思痛後的第一步棋。跨國企業經常拿中國來刺激印度,中國每年投入基礎建設的金額達GDP的九%,印度僅四%;中國超過八三%的道路鋪設柏油,印度只有四八%。一位台灣高科技廠商印度分公司總經理又好氣又好笑地說,在印度,不停電算是奇蹟,他在和邦政府談投資計劃時,一小時內就斷電十五次。除了硬體建設,印度看不見的軟性建設和它的經濟實力更不相稱。印度四處可見的赤貧,令人「不可思議」。全球三分之一的窮人住在印度;有一.五億人無乾淨飲水、三.五億人每天生活費不到一美元;五歲以下兒童有四六%營養不良;六十多萬村莊中,有電力的不到一半。 去年聯合國公布人類發展指數(HDI),在一七七個國家中,印度排名第一二八名,比波札那、納米比亞等非洲國家還要差,中國大陸則排名八十一。 一%的國家 印度的「奇怪」崛起 今年冬天的德里格外冷,攝氏兩度的夜晚,三輪車夫帆布一拉,就這麼家徒四壁地度過寒夜。德里往南,越過亞穆納河,到了新德里。去年四月才開幕、印度最大的購物商城大印度宮(Great Indian Palace),舒適現代的百貨廣場,每天湧入一萬五千多名消費者。百貨公司外,乞丐、街童滿街,自動門一關,也把貧窮關在門外。 ........ 儘管印度知名專欄作家尼南(T. N. Ninan)曾形容印度是「一%的國家」,落後生活改善的速度,每年僅進步一%;但是買房子,如果時間拉回開始改革開放的一九九一年,印度這十七年間的變化,遠遠超過建國六十年的總和。 九一年之前,印度年經濟成長率還不到三%,九一年之後最差也有六%;當時印度外匯存底不到十億美元,國家幾乎宣布破產,今年一月,印度外匯存底將近兩千八百億美元,一舉超越台灣,成為全球第四大。 .......派駐印度五年、《金融時報》華盛頓評論員盧斯(E. Luce)就用「奇怪」來總結印度的崛起。 盧斯分析,印度是歷史上唯一一個沒有經歷大規模工業化、經濟就迅速發達的國家;它同時也是現代經濟史上,第一個跳過製造業,直接發展服務業的國家,印度服務業產值就佔了GDP五四%。印度還是亞洲唯一一個不靠出口刺激成長的國家,出口經濟僅佔印度經濟成長的一七%,而除了日本以外的亞洲國家,則佔四○%。身為全球外包業務的龍頭,印度不但靠服務業提升自己的競爭力,也連帶提升全球的生產力。印福思科前任執行長尼勒坎尼(N. Nilekani)不無驕傲地說,印度促成全球商業模式變革,讓服務的流程能夠真正做到全球化。 印度模式最特別之處,在於善用它最大的弱點--貧窮--來創新。 印度企業善於質疑產業的基本觀念和作業流程,會想出用最低成本的方式做生意,以最少做到最多。 今年初,塔塔汽車跌破同業眼鏡,推出不到十萬台幣的Nano汽車,完美示範了創新大師克里斯汀生(C. Christensen)提出的破壞式創新:用簡單、便宜、便利的產品,給要求不高的顧客。 從電信、醫療到消費性產品,印度的破壞式創新幾乎貫穿所有產業,印度也將印度裔管理大師普哈拉(C.K. Prahalad)的「金字塔底端財富」的理論,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兩百美元微型貸款、價格是美國四十分之一的白內障手術、全世界最便宜的愛滋病藥物和腦膜炎疫苗,都是印度的「貧窮創新」,不但改善印度本身的生活,還嘉惠第三世界窮人。 全世界最大的手工洗衣廠Dhobi Ghat,是另外一個低價創新的印度式創意。菩提樹後是一整排迎風飄逸的白襯衫、粉紅被單。位在孟買車站附近的Dhobi Ghat,一○二六個水泥坑方正排列,像是切工精細的灰色豆腐。 二十六歲的馬林,繼承父親的第一○二六號坑,精明的他雇了十個洗衣工人,從收衣服、做標記、泡洗衣粉、擣衣、曬衣、收衣、燙衣服等做專業分工,在無師自通的情況下,充分發揮豐田汽車生產線多功運作、互助互補的生產效率。馬林的洗衣坑,一天可以洗好一百件襯衫,每件租房子襯衫只要五盧比。低價高效率,這是印度個體戶的貧窮創意。 印度企業家總是說,印度模式是有人情味的資本主義。一方面是受到甘地反物質主義和第一任總理尼赫魯社會主義的影響,一方面是感受到三億五千萬赤貧選票的壓力,印度並不會犧牲多數窮人來快速發展經濟。 就以處在孟買精華地段、地價總值一百億美元的達拉維為例,儘管印度政府力保孟買成為世界金融中心,在貧民窟一百萬居民的反對下,政府也還拿不出辦法拆遷。 印度政府 強國路上的絆腳石 一位在中國和印度都有投資計劃的台商比較,共產主義的中國,似乎比資本主義的印度,更懂得討好外資。至今,外商直接投資印度的總金額,還不到中國的十分之一,除了是因為缺乏大投資的製造業,「主要還是怕外資成為另外一個殖民印度的東印度公司,」《Forbes》雜誌駐香港資深記者梅瑞迪絲(R. Meredith)觀察。 諷刺的是,印度的強國之路,最大的絆腳石,並非外部的競爭或是內部的貧窮,而是印度政府本身。 世界銀行公布的各國政府品質調查報告中,特別點出印度貪腐盛行,還抨擊印度存在「令人無法接受的詐欺和貪瀆現象。」政府體系的腐敗非常的「印度」。一個小孩在德里機場搭電扶梯不慎摔死,為取得死亡證明書,小孩父親得花三千盧比賄絡官員。印度台商之間流傳,某知名鞋業代工廠來印度找地蓋工廠,邦政府歡歡喜喜便宜賣一塊地,過了幾個月再去看,那塊地竟然在大雨之後變成了湖泊。 「印度人說no problem,並不表示要在這一世兌現,可能是在來世,」常駐德里的某高科技公司總經理搖頭笑說。此外,印度的「功能性無政府狀態」,更讓公務效率惡名昭彰。台灣某科技廠商印度負責人痛苦地說,在印度蓋一座廠房,至少要花兩年時間、蓋幾百個章才能動工,完工後又要蓋幾百個章、耗時兩年才能啟用。 盧斯用「鬧劇」來形容印度式效率,他舉例,為了一張能不能用綠筆和紅筆批公文的申請書,數個政府部門、十幾位高階公務員花了整整一年時間討論,才提出「有條件使用」的折衷方案。 這是印度的黑色幽默。 多元統合 車不同軌,書不同文 已故印度專家、麻省理工學院政治學教授韋納(M. Weiner)說過,印度之所以進步緩慢、缺乏效率,是因為它很多元。 印度憲法明列的官方語言就有二十二種,二十八個邦、七個聯邦屬地各有不同稅制。在印度,每隔一百多公里就使用不同方言,鐵軌也有三種不同寬度,是典型的「車不同軌、書房屋出租不同文」。《經濟學人》專欄作家史密斯(D. Smith)也舉出,印度貨運公司下午兩點在東岸的加爾各答裝貨,第八天上午才能送到兩千一百五十公里外西岸的孟買,平均時速十一公里。這其中有三十二個小時花在省界通關和收費站。 ........在一八五七年英國殖民之前,印度從來就沒有真正統一過。多元並存原本就是印度的現實,印度有八成以上人口信奉印度教,卻能夠選出伊斯蘭教總統、錫克教總理和基督教的國會最大黨主席,沒有少數統治多數的不滿。 ............據聯合國預估,二十二年後,印度人口將突破十六億,成為世界第一大人口國。印度能否以目前的速度一路穩定前進,各方沒有定論。「印度到底會不會成為重要大國,還是只是永遠在到達的路上?」英國國家廣播電台(BBC)在製作「印度崛起」專題時,如此質疑。 答案在印度農村。印度七○%的人口住在農村,如果貧窮無法改善,廣大農村的反商情結,會用選票制定不利經濟發展的政策。印福思科創辦人墨希(N. Murthy)曾公開表達,印度最大也是唯一的挑戰,是把全球化的好處帶給農村窮人。但到目前為止,農村仍然享受不到全球化帶來的任何好處,每年至少有數千農民自殺。印度知名女作家兼社會運動家洛伊(A.Roy)就抨擊,「印度不是住在自己的村莊,是死在自己的村莊。」 貧窮與農村 最大且唯一的挑戰十分看好印度潛力的大陸工程董事長殷琪,提出另一種角度。她相信,印度的成長不是泡沫,因為印度內部有一種平衡,許多印度學者體認到,光是發展經濟不足以永續。「這種認知、這種聲音,是非常重要的,」殷琪認為,印度的「平衡」模式,對於太過追求物質的現代資本主義有正面啟發。 在印度居住多年的韋納曾巧妙比喻,印度就像一輛有十二個輪子的卡車,「就算有一兩個輪子被刺破,也不會掉進水溝。」樂觀的印度人笑說,印度就像醉漢走路回家,往前走一步,隨即側邊歪兩步,不過總是能回到家。 「如果我們不夠樂觀、沒有能力從過去抽離出來,我們不會從英國人手中和平奪回自由。是什麼力量讓當時印度三億人口團結?是樂觀。印度的現代精神,就是能微笑面對無法預知的風險,」對於印度未來信心十足的印度商工部顧問杜阿說。 文∕蕭富元.王曉玟  《天下》雜誌391期..............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YAHOO!
售屋網
創作者介紹

私立采悅產後護理之家

zh92zhuiy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